《水浒传》宋江一次豪饮,结束自己前半生,开始了开挂样的后半生

原标题:《水浒传》宋江一次豪饮,结束自己前半生,开始了开挂样的后半生

文/萌书生

每一个人,一生之中都会有一次或者多次重要的人生转折。

及时雨宋江,坎坷的一生,杀阎婆惜、打清风寨、刺配江州、题反诗、打无为军、招安等,都是他的人生转折。

但这其中只有一次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生转折,是他一生的分水岭,我们可以说那件事结束了他的前半生,开始了他的后半生。

那件事,要从一场豪饮说起……。

杀过人的宋江因朝廷大赦而受到了小小的惩罚,刺配江州。

作为一个迷恋官场的人,宋江似乎不可能再进官场了,哪怕是吏,也不太可能。

但是,《水浒传》的大背景下,还是有些例外的,因为只要有钱,就能在牢营里混一份差事,将来也可能有个好前途。

最典型的就是美髯公朱仝了,得到了沧州知府的赏识,虽然是看孩子,但孩子大了,沧州知府高升了,朱仝也就不一般了。

按照这样的局面来看,宋江还不至于绝望。

可是,宋江内心还是极度不甘的,正如他所言:“自幼曾攻经史,长成亦有权谋。恰如猛虎卧荒邱,潜伏爪牙忍受。”

这四句话,写出了一个有能力有本事却不得志的人的无奈。

在那个时代,与宋江一样的人很多,比如关羽的后代大刀关胜就是一个,虽然他身在官场,但也是不受重用,也极度苦闷;就算是那个小肚鸡肠的白衣秀士王伦,也是有能力有本事却不得志,以他的本事,假如进入官场,也会有一番作为。

不得志、杀人遭刺配、沦落到与江湖人为伍等事在同一时刻爆发,宋江写下了“他年若得报雠,血染浔阳江口”这两句,还有后面的“心在山东身在吴,飘蓬江海漫嗟吁。他时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巢不丈夫”四句。

说宋江所写是反诗,不为错,但了解宋江的人都清楚,宋江不是造反的人,他所写的诗,只是诸多遭遇之后的一个爆发,主要讲自己的不甘和对未来的期望。

宋江是大醉后写的诗,他去找神行太保戴宗和黑旋风李逵,没找见人,自己到了浔阳楼,点了酒肉无数,好酒一尊,看着江景倚栏畅饮。

豪饮之后作诗,成为了宋江一生最大的转折点。

结束前半生:

宋江的前半生,在任何场合都是小心翼翼。

在官府里小心翼翼,他只是吏,被很多官看不起,稍有不慎就会成为代罪羊;

在家里面对父亲也是小心翼翼,他是大孝子,不会让父亲为难,不会让父亲生气;

对外人也是小心翼翼,他要博个好名声,因对谁都是好脾气,不管谁都帮,这才有了及时雨的绰号;

跟江湖人也是小心翼翼,他既要结识江湖人,也要提防着江湖人,可交却不能深交,否则被发现,他就成了通匪的人。

整天小心翼翼的宋江,还是因自己的一时疏忽,酿成大祸。

用红颜祸水来形容阎惜娇,也许不太妥当,但宋江也的确是因纳了她为妾而酿了苦果。

虽说刺配江州之后,宋江没有走上绝路,但未来的路也不好走。

所以,江州豪饮之后题的反诗,让宋江彻底与先前的自己说再见。

开始后半生:

题反诗之后,宋江被打入死牢,本有一线生机,结果因智多星吴用的故意失误,导致了戴宗也被打入了死囚牢。

之后晁盖等人劫法场救宋江与戴宗,宋江上了梁山泊,正式落草。

落草对于宋江而言,与官场真的无缘了。

但,落草的宋江,却开始了开挂一样的人生路。

混到落草这一步,让宋江不再小心翼翼,没有了约束的宋江开始放飞自我,大胆的去做事,想什么做什么,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。

正是因为没有什么顾忌的东西,宋江真正为自己活。

一次豪饮题了反诗,坏事却变成了好事,虽然最后被害死,但轰轰烈烈了几年比一直小心翼翼低三下四的一生强太多。

书生说:“光脚的不怕穿鞋的”,指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,也就没什么顾虑了,什么事情都敢做。

这样的人,很多会走上不归路,但没有走上不归路的那些人,几乎都成功了。

《红楼梦》第六十八回写到:“拚着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。”

这句话比喻再难的事,拼着一死也敢干下去。

敢干下去,离成功也就不远了。

这两句话,不管哪句,都告诉我们,要敢去拼,不要有顾虑,只要不违法犯罪,大胆去做就好了。

瞻前顾后,畏首畏尾,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等,往往会束缚住自己,只有摆脱自己给自己制造的那些束缚,才能真正的破茧成蝶,走向成功。

当然,这些的前提是放下面子,别管别人怎么看,做自己就好了。

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,也许很难选择,但面对选择的时候,必须决绝,不能拖泥带水,该放弃就放弃吧。

注:本文部分来自互联网图片很难核实明确出处,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书生删除!返回极速快3—极速快三官方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极速快3—极速快三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极速快3—极速快三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免费获取
今日极速快3—极速快三官方热点
今日推荐